2013年6月22日 星期六

鄉民經濟學之一:自由貿易開放只會讓台灣勞工失業

因為ECFA系列的兩岸服務貿易協定出爐,出現了一些有意思的反對言論。首先是看到開放服務業,馬上有人想當然爾地說:馬政府開放勞工,要毀滅台灣、讓台灣人被統戰,而且青年失業將會加重

不過,這個協定裡面並沒有「勞動力自由化」一項,而是與服務貿易總協定GATS的標準規範一樣,開放跨國集團人力配置、專業人士、商務旅客以及履約人員四項(後兩者為停留簽證,前兩者得居留)。這是因為外資企業再怎麼愛呆丸,總是會有需要聘請非台灣籍人士的時候。但這些人難道不會有假白領(專業人員)、真藍領嗎?



會,肯定會有,那就跟開放選舉以後一定會有賄選、黑槍一樣,制度永遠有漏洞可以鑽。根據之前新聞報導,移民署一年抓到為裝商務旅客來台的中國籍應召女,可能就有上千人。要偽裝成專業技術人員、但來台灣一個月領新臺幣47,971元只是在焊接的中國籍藍領勞工,肯定是存在的(註一)。這些人絕對不是什麼跨國集團的人力配置,也不是什麼專業人員,只是來搶台灣勞工飯碗的藍領罷了(應召女郎因為是藍領,應不發予簽證!)。

但這是因為自由貿易協議的問題嗎?並不是,這是移民署管制是否確實的問題,是我們對專業外籍人士的資格認定可能不夠嚴格的問題。民主制度發生賄選舞弊,並不是民主制度的錯,而是司法機關沒有嚴加查緝。設計再嚴謹的車子,製造過程都可能有品管漏洞而出現瑕疵,但設計圖歸設計圖,品管要歸品管檢討。以台灣現況來講,由於我們與中國同為WTO成員,在2002年開始其實就已經開放了,這種應召女郎佯裝金融業副總(註二)的偷雞摸狗事情存在已久,要解決是要從根本上-簽證查核、甚至資格認定的門檻上下手,並不是反對自由貿易。現有的自由貿易協定框架為了擴大成功率,都會採取這種方式來避免因為勞動力自由化而使雙方都認為衝擊過大、不願開放市場。

但這種被鑽後門(?)的疑慮難道就沒被納入貿易談判的考量嗎?難道馬總統這麼愛被鑽後門嗎?怎麼可能沒有考慮!事實上以台灣當年加入WTO的評估來說,經建會評估光是加入WTO所造成的影響,因位簽署WTO造成的失業人數就高達十萬人,才幾千人的專業外籍人士進入台灣,根本是小巫見大巫。為了幾千人在那邊鑽牛角尖,卻不把焦點放在攸關數十萬、攸關數百萬人生計的主條文,根本是本末倒置。

但是明知開放會增加失業為什麼我們還是加入了WTO,為什麼?因為不開放市場,台灣只會被消滅得更快。負十萬對上負二十萬,忍痛選擇負十萬是正確的。扁政府因此莫名背上不會拼經濟的罪名,還出現了上次總統大選辯論會去提問一些可能被懷疑思考邏輯有問題的白米炸彈楊儒門。老實說,這次只是腦袋有問題的人換邊而已。

而ECFA簽署呢?中經院評估認為會增加26萬個工作機會,由於中經院的預測一向不準得要命,前經建會主委陳博志也認為中經院有嚴重高估之嫌。以嚴格的標準看,如果中經院的評估高估了一倍,實際只有13萬;如果高估四倍,則是6.5萬。

6.5萬vs數千人(包含大多數短期停留的商務旅客),『自由貿易會擴大失業?』事實上並不成立。在簽署WTO的時候不成立,現在也不成立。只是所謂的新增就業效果有沒有那麼高而已。

而兩岸服務貿易協定呢?實際上由於服務業的評估複雜困難,並沒有正式官方評估的數據。只是服務業在不開放藍領的前提下,由於服務業跟貨品出口相比,替代問題非常小,再怎麼低估也會是數萬之譜(只是恐怕為數不少是赴中國工作的台幹、專業人員)。ECFA加上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確實有可能遠遠不如馬政府吹噓那樣可以逆轉天地,但要說對就業影響是負的,可以說是鄉民經濟學的重現。

鄉民經濟學:「價格只能反映成本」,恐怕還要加上自由市場只會惡化失業、壓低匯率才會經濟永續成長....等等。總之,數據看一半、事情只看一半。

真正的問題是,我們獲得少少的就業機會增加、承擔可能的國家安全問題,但獲得的經濟效益,真的夠本嗎?這才是ECFA與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真正的問題。在台灣產業外移到最高峰、已經開始逆勢回流的現在(一切要拜中國人行海量貨幣寬鬆製造嚴重通膨、使中國製造成本大增之賜),ECFA系列的自由貿易協定產生的總和效益要減少就業機會是幾乎不可能的。

部分不負責任的政客、名嘴、意見領袖,為了爭取版面以及套句中國用語『抓住群眾的眼球』,選擇的當然是最直接衝擊煽動的方法來評論自由貿易協定:會害台灣人失業、掏空台灣經濟。但這種模糊焦點、除了煽動群眾以外對於政治討論沒有幫助的論述,只是讓ECFA系列的問題反而失焦了。老實說,我反而懷疑部分在野黨人士到底是不是共產黨的暗樁,要避免台灣人去注意真正的問題呢。

像這位就很可疑,我特地挑了張不好辨認的照片讓大家猜猜他是誰


那麼ECFA系列的真正問題有哪些?以我個人所知來說,ECFA早收清單的訂定是失敗的。個人意見請參閱之前寫過的文章,馬政府在ECFA訂定的戰略就注定了ECFA簽定兩年後,中國對我出口成長明顯高於我對中國出口成長(簡單來說,對中貿易順差下降)。早收清單要搶的是有競爭力的品項先一步進去衝成長、然後弱勢產業從另一個面相輔導退場。馬政府的戰略方向反而是讓成長有限的產業放入早收,自然是被中國殺的吐血。

而兩岸貿易服務協定呢?這個協定最大的問題是,就算中國官方簽署開放投資,要深入各省設點營業依然受制於各省行政體系。按照過去的例子,不送錢給貪污舞弊的中國官員,恐怕這環節還是打不通的。而這種強烈的人治色彩,也正是在中國發展內需產業最大的隱憂,讓世界各國吃足了苦頭。中央政府如果要避免自家企業「被公平競爭」,除了指示地方政府拖延設點批准、營業項目檢查這類小鼻子小眼睛的方式以外(中國官員是世界上最小鼻子小眼睛的生物),還有中國企業的老招:領取扭曲市場均衡的強力政府補貼。中國對文創產業的補貼都是幾十億人民幣在灑的,這個市場台商要吃幾乎不可能。而且貨品進出口還可以用反傾銷稅去對沖掉補貼對市場的扭曲,內需市場可是難如登天。

跟一個人治國家談自由貿易,永遠都有這項隱憂。中國就算以遠優於WTO條件開放台商投資比例可以超過五成,但依然附了但書要審批試點開放。中國政府這類小鼻子小眼睛避免競爭的爛招,從中國號稱開放市場的第一天就開始了,而這才是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真正的隱憂,也正是為什麼,所有WTO成員國、想跟中國締結更緊密貿易夥伴關係的先進國家為什麼總是一而再再而三要中國建立可信賴的法治體系、擺脫人治的問題。任何簽署的協定,都會被中國用人治的手法,毫無信用地拖延耍賴。


所謂禁鴉片的英雄林則徐,實際上正是藐視法治、絕對人治至上的中國式官員,而這種毫無信用的行政官僚引發了戰爭使國民白白送命、賠款甚鉅,可笑的是還被教科書當英雄。這種人根本是中國-不,華人世界永遠該驅逐的毒瘤。


為了實際上可能遠低於事前評估的經濟效益,就算就業機會會增加、就算可以增加GDP達0.5%,有必要讓中國惡名昭彰的商業間諜、國防機密間諜有更寬廣的道路進入台灣嗎?對一個不守規矩、沒有信用的貿易夥伴,真的有必要加強貿易夥伴關係嗎?這才是真正需要討論的問題,而不是看見會開放白領居留資格就認定這是毀滅台灣、立論十分有問題的「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只會惡化失業」。





註一:領有特殊資格跟技術的焊接工,實際上薪水遠遠高於台灣平均工資。

註二:講真的,台灣某些金融業的副總(在某些單位,副總比工讀生還多)專業程度真的很差,確實就是一副漂亮臉蛋打扮時髦但說起話來毫無內涵,這實在不能怪移民署官員無法分辨應召女跟副總的差異。

4 則留言:

  1. 那麼總體來說對台灣有什麼損失?

    回覆刪除
  2. "部分不負責任的政客、名嘴、意見領袖,為了爭取版面以及套句中國用語『抓住群眾的眼球』,選擇的當然是最直接衝擊煽動的方法來評論自由貿易協定:會害台灣人失業、掏空台灣經濟。但這種模糊焦點、除了煽動群眾以外對於政治討論沒有幫助的論述,只是讓ECFA系列的問題反而失焦了。"
    為了建立或鞏固"本土政權",就可以不擇手段??

    回覆刪除
  3. 服務貿易協定還沒開放, 就已經有受害勞工出現了 (今天看到的討論)
    http://forum.pcdvd.com.tw/showthread.php?t=1037420&page=4&pp=10#post1084522361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