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6日 星期一

能用FTA勝過ECFA嗎?

總統大選選完了。

選完之後,最引人注目的不外是幾個話題。首先是南部低迷的動員率,被認為可能是跟阿扁切割,使蔡英文也切掉了部分的熱情。另一個話題,就是所謂的九二共識。九二共識是假的,這並不重要了,理由很簡單,因為接受到這個訊息的選民,都很清楚九二共識真正的意思:中共的經濟恐嚇,並且投票表示他們真的很害怕。



 九二共識的意思就是,蔡英文上台,中共一定會在兩岸經貿關係上動手腳。一定程度封鎖台灣對中國的經濟影響並不大,而且蔡英文上台中共可能面對的成本反而可能非常大,中共現在內部因為通貨膨脹失控,以及打房打過頭造成地方政府財源短缺,是最害怕釀起全國性串聯民亂的狀況,台灣總統大選如果"失控",對他們而言問題是很大的。因此拿對台灣經濟制裁來威脅台灣選民,對中共而言並不是不理性的做法。

問題就在受控的台灣。

有人認為,解套的唯一方法就是競爭對手提出跟其他主要經貿夥伴簽FTA,以避免過度依賴ECFA的願景。並且,蔡英文陣營就是因為不能提出足夠的論點說服民眾馬政府的經貿政策較這種做法差,所以成為敗選的原因之一。但其實這樣的觀點是充滿漏洞的。

第一個漏洞,就是跟其他國家簽FTA 所能帶來的替代效果,是具有高度不確定性的,而且別忘了FTA並不能改變大量台商在中國投入巨額固定資本的條件。ECFA或是兩岸關係並不只是流量的鉗制,更是對台灣人資產的直接管控。就算是對美國得到FTA的優勢,生產工廠還是在中國,根本無解。

另一個漏洞更不用說,目前執政黨對於台美FTA進度的掌握顯然是絕對高於在野黨的。在野黨想提這種政見,根本是往自己弱勢的方向鑽。蔡英文是國際談判專家又如何?她對於現有政府掌握的談判進度資訊是接近零。要說服選民不是靠空想就能辦到,更何況對手一直拿FTA有在進展做宣傳,執政黨早在選舉前兩年提ECFA時就已經鋪陳好了,只有根本不把視角放在多數選民的立場的人,才會真以為蔡英文在這方面有優勢。

 也就是說這個拿FTA去說服選民不要害怕中國經濟恐嚇的戰略,幸好沒有主打,否則可能自己往自己的弱勢鑽。但那要怎麼辦呢?真的沒法解嗎?

在這之前,要先確定一件事情:你認為馬政府是否想要解決這個問題。答案是:一定會想。理由很簡單,解決過度依賴-不該說是依賴,該說是受制於中國的問題,對執政黨而言等於擁有更多跟中國談判的籌碼跟基礎,可以換取更多政治利益,只是這件事情並不容易。

如前所述,大量資產跟生產流程離不開中國,就算把全世界主要貿易夥伴的FTA都拿到手,也是沒有用的。先前李登輝時代推戒急用忍,南進政策就是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但我們都知道失敗了-因為東南亞的人民不像我們同文同種的同胞一樣,跟我們的人民都一樣有世界第一流水準的奴性。只有中國勞工能適應台灣廠商那種把人當家畜的做法。




除了中國,就只有越南這類地方可以去,問題就在於越南的投資環境遠不如中國,中國政府為了餵飽眾多官員的口袋,對固定投資公共建設是毫不手軟的。實際上能承受這麼大量移動的新興開發國家,其實是不存在的。

那麼有什麼國家,能夠同時兼具完善的固定投資,低廉的勞動人力,以及其他中國所擁有的優勢呢?其實答案是很明顯的,就是台灣。

人民幣升值的幅度過快,以使得許多台商在中國的生產效率根本比不上移回台灣,中國官僚體系嚴重的貪腐,以及不斷爆發的民亂跟管理難度,近年來一直使許多台商想離開。問題就在於移動固定投資本身會有一定程度的損失,而且在資金流動根本受到高度控管的中國,為了轉移固定投資損失的規模太大。想移移不出中國,只好受中國誘導往內地移去。

為了解決受制於中國問題唯一有效的方法,其實只有想辦法讓台商回來這招了。台灣目前有大量的閒置工業區,要引導他們回來並不困難,只要標竿企業-比如富士康-移回來,很快地供應商就會被迫跟著回來。

問題是,這些廠商多半是高耗能,高污染,或是所謂的血汗工廠(高度勞力密集)。也就是根本就跟民進黨給予選民的政策願景,是互相衝突的。馬政府對這方面的態度是中性的,未來就算大幅度獎勵搬遷回台,在整體核電推進政策下也並不困難。然而民進黨的施政方向本身就絕對與此相衝突。民進黨想走的是乾淨低耗能的新興產業,並且確切地要以節省工業用電的方式全面廢核。

 問題是,不解決受制於中國的問題,哪有機會讓你走向新興產業的路呢?更何況新興產業意味著高度風險,能爭取到的支持更是狹窄。

如果想要完成理想的願景,必須放棄那些妳不得不放棄的理念,那麼妳是要當輸的漂亮有口碑有理想的輸家,還是醜陋地帶領台灣轉型的政客呢?本來就實踐不了的理念,礙著美麗的夢以及過去話說得太滿的允諾不敢拋棄,才是蔡英文最大的絆腳石。與其砸大錢弄對台灣多數人其實毫無意義的社會住宅去討好極少數的選民,不如正視台灣廠商許多想要離開中國的願望。

要蔡英文帶領的新生新左民進黨,放棄一番痛苦才換來理念,實非容易。相反地,國民黨政府沒有這種包袱,確實是有可能為了跟中共談判獲取更多政治利益,而願意解決這個僵局。但大規模的資本投資移動,談何容易-更何況是從資本流動不自由的地方逃出。

民進黨,有覺悟為了改變台灣的困境吞下恥辱的淚水嗎?
台灣人,你有覺悟為了絕對自主的民主自由,讓所謂的財團吃盡政府補貼,而你要為此付出代價-甚至在台灣工資再度上漲但產業還是未轉型成功的時代,大量引進外勞嗎?

獨立國,獨立國,不是推動公投大家就一定會去投。

註:本篇談的不是保護主義,實際上以自由貿易的比較優勢來講,中國其實並沒有勝過台灣多少,這篇談的是政府是否要為了某些因素主動介入因為資本流動的僵固,而無法反映的市場均衡。

12 則留言:

  1. 若不論統獨(雖然這個東西也很關鍵),國民黨的的經濟政策比較像「維持現狀」,不管是經濟發展還是兩岸經貿。

    「維持現狀」維持的不是馬政府四年的狀態,指的是過去包含過去扁政府在內從80年代未期以來的發展策略。其實不管西進或南進,骨子裏的思維從未改變,也不因政黨輪替而有所更迭。

    過去的這種策略走到今天,也隨著歐美經濟停擺而產生了22K以及無薪假等等一堆問題。我們也可預見這條路再走下去,歐豬的現在就是台灣的未來。蔡英文試著從結構性的角度來提出一些看法,但軟弱而且不確定性高、又有許多空洞的論述下,人們最終還是依著慣性而支持維持現狀的國民黨。

    要說蔡論述軟弱其實也有些過份,畢竟這種結構性的改變伴隨的風險不小,沒有百分之百有效的神丹妙藥、或許我們該怪賣藥的自己都講的心虛。

    或許有人認為改革失敗的可能性不小但卻有更多人忽視了不改變一定是死路一條的事實。

    回覆刪除
  2. 這幾天冒出來的許多敗選檢討文
    講的都是很表面的問題
    甚至是一些技術性的問題
    只有這篇講到核心問題
    這是DPP的困境也是台灣的困境

    但是話說回來
    如果DPP的經濟政策路線不是"改變現況"而是"維持現況"
    那跟KMT又有什麼兩樣
    選民會因此選擇一個長得像KMT的DPP而不選真正的KMT嗎?

    回覆刪除
  3. 我蠻想聽聽版主在這困境上的選擇. 如果是你, 會選擇鼓勵高耗能,高汙染產業回台,引進大量外勞以擺脫中國對台灣的高度掌控? 抑或是選擇"維持現狀"的慣性路線?

    回覆刪除
  4. 我倒是覺得,並不會因為中國的資本流動自由化而會讓奶與蜜回到台灣。

    一來台商的投資規模早已大到連台灣自己都吃不下、就算台灣的工資低到跟中國一樣也是吃不下。二來隨著中國經濟規模的擴大,著眼於中國市場的投資也不少。

    台商早已在全球化之下的運行著,台灣可以是根、是總部,但不會是全部。

    再者,在不景氣的現在,或許台商要回台存在著固定投資移動的成本。從這個角度下是存在版主所謂的困境。但若是在景氣時,台商其實也可以透過擴產的方式在台投資。至於資本的流動,現實在中國的資本流動也不至於是鐵板一塊,不然也不會有下面這則新聞了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959153/IssueID/20120114


    中國的確存在著對台灣的重大影響、不管是正面還是負面。但台灣自己的問題並不會因為把中國因素拿掉了而使得問題不存在。把問題放在全球化的角度下來看會比較清楚、喔、我指的不是陳文西講的全(ㄓㄨㄥ)球(ㄍㄨㄛˊ)化。

    回覆刪除
  5. 為什麽一定是把臺商在大陸那一套帶回來?為什麽不是參考日韓的模式?

    回覆刪除
  6. 日韓模式?樓上的,你確定要政府可以讓郭台銘開外卦而有花不完的錢去玩日韓模式?

    回覆刪除
  7. 我覺得有2個問題
    1.中國如果想統一台灣就不會讓台商搬回來,且中國也想利用台商幫忙壯大自己,對台商控制只會更嚴格,而台商也不會放棄心中廣大的市場。

    2.馬心中真的不想讓台灣受制於中國嗎?我認為化獨漸統是他目標,兩岸和平協定絕對不是說溜嘴。控制一個人會好就是讓他餓不死但也吃不飽。

    回覆刪除
  8. 1.台灣跟香港不一樣,現在統一會是一個大麻煩,中國對台政策最大的意義就是避免台灣變成中國民亂的樣板,中國現在民亂真的很嚴重,所以對台緊縮的意願也越大。當然最好的路還是走香港的五十年不變,只是當然是遠期不是近期。

    2.台商要移回台灣或是移去哪,最直接的損失是投入在中國的固定投資,跟難以自由匯出的資金,在中國控制下怎麼讓他們願意離開中國就是這個問題的重點,管它是越南,還是台灣,只是去越南會有一定程度的問題。

    3.馬當然想要台灣受制於中國,他的目的不就是靠這種受制程度來要政治籌碼嗎?不是不要台灣受制於中國,而是要台灣受制程度的可以受他控制。

    4.當然不是要他們全移回台灣,只要能脫離中共的直接控制,問題就會變小,能變多小,怎樣作可以小到可以過半,就是問題的重點。

    回覆刪除
    回覆
    1. 關於第2點,越南與中國同樣是不自由國家,這就是原因。

      刪除
  9. 1.我也認為中國不想馬上統一台灣,所有才"更需要"和平協定。

    2.台灣除了電子業再國際還有一點競爭力(不過也快被韓國 中國取代了)其他根本市場就只能靠中國,中國要搞你太容易了,所以脫離控制難。

    回覆刪除
  10. 一場武打戲
    2010年7月9日 蘋果日報司馬觀點 江春男

    民進黨有不得不反對的苦衷,國民黨有不能不通過的壓力,於是相約立法院假打一場架;雖然有人受傷、縫了好幾針,但也有人笑著推擠、當作健身操。ECFA終於逕付二讀,進入朝野協商;兩黨召開記者會,指摘對方鴨霸或粗暴,要求對方向人民道歉。這場武打戲,只有動作,沒有感情,看不到憤怒,毫無肅殺之氣,只是一場戲而已。
    國民黨佔絕對多數,通過此案易如反掌;但讓民進黨扮演反對黨角色,宣洩一下情緒,無傷大雅;如強行通過,不只刺激民進黨,也會引起社會反感,得不償失。反之,屬於脆弱少數的民進黨,必須堅持道德高度;如果強力抗爭,一定不利於政黨形象和五都選舉。
    ECFA對台灣有深遠影響,這是一個極重大議案,但它與選票沒有必然關係。國民黨很難因大力推動而贏得選票,但民進黨卻會因反ECFA太用力而失去爭取中間選民的機會。
    民進黨籍縣市長紛紛到大陸招商,五都首長候選人對大陸政策都比較務實,他們沒有用力反ECFA的本錢。
    再說,民進黨強烈主張先與他國簽署FTA,但FTA的條件不可能比ECFA更好;反ECFA的理由除了政治因素之外,全部適用於FTA身上,這是台灣社會早晚必須面對的真相。
    在全球化潮流之下,兩岸經濟一體化的趨勢難以逆轉。ECFA接下來還有一大堆問題,但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民進黨應先做好功課;既然ECFA反得心虛,不如趕快換新題目、另闢戰場。

    回覆刪除
  11. 終於承認ECFA的好
    2017年6月26日 中國時報 羅智強(總統府前副祕書長)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0626000417-260109

    聽到行政院長林全說「ECFA從經濟互惠的原則來看是好的」,我想到鱷魚一邊吃掉獵物會一邊流淚的典故。
    ECFA是好的,降低兩岸貿易障礙的措施是好的,這是經濟理論的ABC。可是,過去因為民進黨以「逢中必反」作選舉訴求,也因為擔心國民黨執政有政績,始終以「汙名化」的方式來看待ECFA。
    「包著糖衣的毒藥」、「男的找嘸工、女的嫁嘸尪、當兵要到黑龍江」這些汙衊,台灣人民並沒有忘記。等到要推動ECFA協議中的服貿、貨貿時,民進黨先是在立法院無限期杯葛,再利用太陽花運動癱瘓政府運作、坐等當選。這個時候,林全有沒有出來說「ECFA是好的」?
    那個時候,林全當然不能說;一說,就有害於民進黨奪取政治權力。沒有政治權力,民進黨今天如何能夠來「三級首長改政務任用」、「8800億的錢沾計畫」?
    林全的辯解之詞是,「國人對ECFA的反彈或者抗拒,主要是來自於擔心我們的經濟向某一邊過度傾斜,希望台灣能夠平衡發展」。難道林全不知道,因為兩岸簽訂ECFA,所以接下來台星經濟協議、台紐經濟協議才能接續順利進行嗎?
    在扁政府時期,大陸確實是台灣簽訂經濟協議的最大阻力;而正是因為ECFA,能夠化解這樣的阻力。
    至於林全的傾斜之說,更是刻意誤導。大陸占台灣的進出口比例,在扁政府時代大幅上升,在馬政府時代不過持平。林全現在是「民進黨」的行政院長,有什麼資格批評兩岸經貿過度傾斜?
    更別說,要講對大陸傾斜,為什麼民進黨執政後,對其他貿易對象的順差降低,反而是對大陸逆勢上揚?扣掉台灣對大陸的貿易順差,台灣貿易是嚴重赤字。這算不算台灣這1年對大陸的依賴更重?
    往好的方面想,意謂著台灣還在賺大陸的錢。這一點也意謂著兩岸政治雖然對立,但至少經貿正常交流,陸方並沒有刻意採取不利兩岸貿易的措施。只是林全恐怕要好好向國人說清楚,他想要消除的「傾斜」,指的是要台灣放掉對大陸的貿易順差嗎?
    最後,林全為了表示他期待兩岸有比較好的關係,把過去民進黨痛批的ECFA當一個「正面的例子」,也表示服貿、貨貿要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下繼續協商。我一則以喜,林全還了ECFA與服貿、貨貿公道;但也一則以憾,為何這樣的智慧,民進黨在野時沒有?但喜也好、憾也罷,都成過去。台灣因民進黨的反覆、杯葛與種種的昨是今非,已停滯空轉了2年。若民進黨真的覺悟,就端出可行的兩岸政策吧!莫讓台灣繼續虛耗,如找不到出路的迷途之羊。

    回覆刪除